考聲誌
Sound Weaving Map

#感覺地理學  #感官民族誌  #聲步  #考覺  #跨群  #皮膚


 

在關於藝術與人類學兩者關係的多數文獻中,都討論了民族誌方法的使用,以及這兩個領域如何交互作用民族誌的思想。史奈德(Arnd Schneider)與萊特(Christopher Wright)所著《當代藝術與人類學》(Contemporary Art and Anthropology,2005)重視藝術家與人類學者在「實踐」層面上的合作,對人類學者而言,藝術實踐意味著以新的觀看方式使用視覺材料,以及這些材料所表達的「現實」。這也是為什麼近年多數藝術實踐直面「關係美學」的討論,關係的改變,便是一種社會現實的改變。在這個節點上,藝術是日常的,也是政治的。當代藝術實踐與人類學之間的關係,特別是「禮物」的概念,糾纏難清。無論是「禮物」或者「交換」,關係的重新配置(Aesthetic Regime, Rancière,2004)挑戰了長久以來交換生產、人與物之間的固定概念,當「交換」行為不僅是關係的重新整配,禮物在此亦成為「一種概念、一種實踐、一種原型」的重新理解,而所有的「關係」,都成為一種「再觸覺」的建構。

 

身體的最大器官「皮膚」作為生產感性地理經驗的第一道「膜」,它是身體在環境中移動並拾取和操縱物體的能力。觸摸可以是被動的和主動的,是身體和世界的並置,透過觸覺,我們探索環境中「物」的大小,形狀,重量,質地和溫度。觸覺受到身體可觸範圍的限制,它是感官中最明顯「交互作用」的感覺器官。保羅.羅德威(Paul Rodaway)在《感覺地理學》(Sensuous Geographies)中所指陳的「觸覺地理」(haptic geographies),提及觸覺作為一種主動感,它與身體的移動能力整合在一起,並特別關注觸覺在空間感知和與地方關係中的作用。用人類學者提姆.英格(Tim Ingold)的話說,是糾纏的「跨群」(meshwork)結構。「跨群」由各種不同的「群體」(network)交互重疊,形成多面向的網格組織,具有各自的特質。「跨群」包含了人類與非人類之間不斷繁殖、不斷轉化的「軌跡」、「路線」。〈考聲誌〉參與者透過步行閱讀、空間敘事、城市聲響、身體運動等實踐,讓身體軌跡藉由步行與場所聲響的搜尋,形成跨群結構。此「身觸」、「聲步」雖不必然是持續有所反思的有意識的過程,但涉及了景象、氣味、觸摸、聲音等「持續疊合開展、交織的環境感知」,正是透過這一切,「主體性與意義」才得以迸現。「聲步」不僅穿越地方步行,且需要投入「視覺」、「聽覺」、「觸覺」、「嗅覺」等「本體感覺」(proprioception)的動覺,甚至「味覺」等感官。這也是為什麼保羅.羅德威強調,地理學家需要回歸到一種感性的研究,即關注感官訊息 – 觸覺、嗅覺、味覺、聽覺、視覺 – 以及更廣泛的感官範圍,包括視覺經驗的維度,還有其他的感官,因為「視覺描繪了一幅生命畫面,但聲音、觸覺、味覺和嗅覺實際上就是生命本身。」(1975:181)

透過聲步、考覺場所,我們以身體「定位」自己。

 


2019.Dec.31 人社一館3F.期末發表

指導:林欣怡
課程:觸覺文本.2019.09—2020.01
參與者:劉筱涵.尤柏勛.李岱霓.黃于真.蔡易洋.沈昕皜.林玟君.劉培安.莊文昌.顏巧函.張其心.魏宜君


 

林欣怡 國立交通大學應用藝術研究所副教授、ICCS 文化研究國際中心研究員
Posts created 43

Related Posts

Begin typing your search term above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. Press ESC to cancel.

Back To Top